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行業發展
農藥快訊:2019年第18期
  文章:30篇

拜耳作物科學(中國)有限公司前董事長王伊瑩:我與農藥事業的不解情緣

作者:龔玉和 更新時間:2019-10-08 點擊量:390

1  前言

中國農藥工業從20世紀50年代起步,直至今天,走過了漫長的道路。

 

拜耳作物科學(中國)有限公司(BAYER CROP SCIENCE)的前董事長王伊瑩女士,從杭州農藥廠廠長到合資企業的董事長、董事,走過了漫長的道路,她的經歷或許可以說是見證中國農藥事業那些年所經過的風風雨雨。我們有幸訪問了王女士,請她談談自己的親身經歷,以及所見所聞。談到農藥工業時,她感慨萬分,話語滔滔不絕,一直說到華燈初上,仍然意猶未盡。

 

她說,我1945年生于寧波,1963年9月在杭州化學工業技術學校的基本有機合成專業畢業,由學校分配到杭州農藥廠。由此,開始進入到農藥這個行業。

 

2  職業生涯中的兩個重要階段

擔任跨國植保巨頭中方董事長是一段值得驕傲的經歷。

 

我是農藥戰線上的一名老兵,職業生涯大致可以分為2個階段,一個是在杭州農藥廠長達37年的服務,直至2000年,我在杭州農藥總廠正式辦理了退休手續為止(同年,進入合資企業工作)。另一個是在拜耳作物科學(中國)有限公司。

 

不過,當年我所在的合資企業并不叫“拜耳作物科學(中國)有限公司”,而是叫做“羅納普朗克杭州農化有限公司(RHONE POULENC HANGZHOU AGRO CO.,LTD)”,那是一家中、法合資企業。在往后的十幾年里,雖然這家企業的總部歷經重組、并購,但我在這里連續服務了長達十多年之久。

 

2000年,羅納普朗克杭州農化有限公司剛剛成立,當時中方占有25%的股份,由此,我接受杭州工業資產經營公司的派遣,到這家合資公司任職(1999年杭州農藥總廠改制,投資羅納普朗克杭州農化有限公司的25%股份是由市政府出的,資金劃歸杭州工業資產經營公司)。雖然中方在羅納普朗克公司持有的股份不大(只有1/4),我到該公司后,董事會仍然聘請我擔任該企業的董事長。

 

后來,雖然這家公司總部的外方合伙人幾經改組,不過企業的發展勢頭很好,外方要求繼續增資,其時,政府的策略是“只求所在,不求所有”(稅收、就業等仍留在杭州,企業所有權可由外方掌握)。在外方不斷增資的情況下,中方股份逐步退出。實際上,中方所持的股份通過二次減持,到了2008年,已經沒有中方的股份了。但是,外方依然希望我能繼續留在董事會里,他們似乎認為我這個人對于企業的發展還是有幫助的。因此,出于董事會的信任和認可,我仍然留在這家企業。他們(外方)報總部同意,為我特別設了一個職位,叫做“外聘董事”,直至2014年12月。

 

3  在中國農藥行業的工作經歷

3.1  20世紀60年代,我參與“甲基一六0五”的試驗

記得當年(1963年)我剛從學校畢業,進入機場路上的杭州農藥廠工作時,工廠的規模不大,主要生產六六六有機氯殺蟲粉劑,敵百蟲、樂果有機磷殺蟲劑等。這個廠成立于20世紀的1957年,是一家歷史悠久的國營企業。

 

我被安排在廠里的中心試驗室工作,說來也湊巧,此時浙江省化學工業研究所與廠方(杭州農藥廠)接受了一個國家級的科研攻關項目,雙方合作開發一種叫做“甲基一六0五”(甲基對硫磷)的新型有機磷農藥。

 

“甲基一六0五”是在原來毒性較強的“一六0五”(對硫磷)的基礎上,又進一步研發的當時的新農藥,相比原來的“一六0五”毒性要減輕許多,因此,被命名為“甲基一六0五”。

 

我很幸運地被廠里派到化工研究所參與了這個科研項目的攻關工作。在研究所工作的那段時間,我跟著所里的教授、學者、專家一起做實驗,一點一滴地向老師們學習,由于他們的指導與實踐,使我的業務知識長進不少。在他們的指導下,我與專家們共同在實驗室完成了此課題的開發。

 

接著,大家又一起回到工廠去做擴大試驗,從50 L的小鍋子開始做試驗,一直放大到500 L的大鍋子,一步一步過來,圓滿地完成了國家下達的攻關課題。其實,那個階段的工作也給了我一次難得的煅煉機會,參與了農藥廠從圖紙設計、設備安裝、機械調試、管道安裝,一直到裝置運行的每一個工作步驟,掌握了農藥生產整個流程的全套技術,此舉對于我技術水平的提高受益匪淺。

 

此項目完成以后,國家準備對“甲基一六0五”在國內的若干化工廠進行工業化生產。由此,上海醫學工業設計院承接了這個業務,由他們牽頭,設計了“甲基一六0五”的標準化工業設計方案。于是,我跟著上海醫藥工業設計院的專家們到全國各地考察。沒過多久,文化大革命爆發了,我被調回杭州農藥廠,到車間從事“三班倒”的化驗工作,直至文革結束。

 

文革后(1978年),我被分配到車間技術員的崗位上,繼續從事“甲基一六0五”的生產技術工作。由于我在文革前就已經積累了基礎,因此,對于車間改造、產品試制、設備安裝、技術升級、擴產項目、人員培訓一系列工作,可以說是得心應手。

 

3.2  我們創造了“甲胺磷速度”

到了1979年,我參與了另一個新項目“甲胺磷”的試制與投產工作。

 

那年,杭州農藥廠領導去參加省里的一個訂貨會議?;嶸?,他們發現甲胺磷在市場上需求量很大,產品供不應求。但是,那個產品廠里并不生產,領導們覺得我們廠有實力做此產品,因為它與“甲基一六0五”用的是同一個“中間體”,只需要二步反應就能生產出來。于是,廠領導當場拍板,此產品由杭州農藥廠來生產,并與買方簽訂了合同,規定次年(1980)5月底前交貨。

 

他們回來的時候,已經到了年底,時間相當緊迫,廠里立即成立了攻關小組,由農藥廠的黨委副書記、副廠長李志雄掛帥,將原來車間的浴室、休息室推倒,改建成生產車間。當時攻關小組里有七、八個人,我們充分發揮了團隊合作精神,打破常規,交叉作業,追搶進度,大家常常放棄休息時間,加班加點地工作。

 

那時,上海農藥廠、寧波農藥廠等單位毫無保留地讓我們參觀他們的車間及產品制作的全過程。隨即,我們就開始了設計工作,僅花了三個多月的時間,就完成了甲胺磷從圖紙設計到廠房建設、設備安裝、條件復制、工藝試車等程序。

 

那年,杭州化工系統也派人過來支援我們,一起參加了車間機械的安裝,到了3月28日,一次試車成功,拿出了合格產品,迅速投放市場。這樣快的速度,當時在全國也不多見,只花了三個多月時間,在白地上建成一座1 500噸/年產的生產車間,被人稱為杭州農藥廠的“甲胺磷速度”。由于我們出色地完成了任務,業內人士不由地對杭州農藥廠刮目相看,無形中也增強了杭州農藥廠的市場信譽與競爭能力??⒓裝妨撞氛飧魷钅?,再次煅煉了我的能力。

 

3.3  試制“氰戊菊酯”

1982年,杭州農藥廠準備上一個升級換代的新產品,叫殺滅菊酯(氰戊菊酯),這是20世紀80年代一種最新的殺蟲劑,當時也是一個國內領先產品。它是一個從植物除蟲菊殺蟲成分通過化學合成技術提煉出的含金量很高的新品種農藥,稱為擬除蟲菊酯,我們(杭州農藥廠)又一次與上海農藥研究所合作開發生產。由此,廠里成立了一個新車間,有70多個員工,派我擔任車間主任。這樣,我從一名普通技術員直接擔任車間主任,專門從事開發生產此產品。雖然當時國內已經有好幾家化工廠也在同時試制這個產品,但是,終因技術不過關,或者其他什么原因而將新建的車間空置著。

 

此產品在全國范圍內也是首次生產,這是一個技術復雜的攻關課題。眾所周知,只有中間體出來后,車間才不會陷入無米之炊的境地。中間體需要解決氯氰芐的合成及氯甲苯的提純問題,因為氯甲苯的鄰對位沸點只相差三度,分離難度很大。塔精餾設備要24小時不間斷地作業。于是,我們與工人師傅一起不分晝夜,“三班倒”地作業,整整七個星期,上海農藥研究所的老師、老師傅、技術員與我們一樣,沒有休息天,堅守在試車現場。大家忍著嗆人的氯氣,堅持把合格的中間體試制成功。從而,保證了在當年殺滅菊酯產品合成流程順利如期打通,拿出了合格產品。

 

此產品一上市,立即就受到用戶歡迎,成為市場上的緊俏貨。當年,有一個人對我說,如果誰能拿到一噸的20%氰戊菊酯,就可以解決一個“進城戶口”指標(農業戶口轉城市居民戶口)。在當時人們眼中,“城市戶口”是一種極稀缺的資源(享有穩定的工資與適當的勞保待遇,薪水旱澇保收),尤其是對于多數農村戶口的人來說,“跳出農門”(改變身份)則是他們終生可望而不可及的夢想。

 

3.4  開發除草劑

1986年,我被上級任命為杭州農藥廠的生產副廠長。時至1994年,全廠公開競聘廠長,又被大家推舉到了杭州農藥廠的廠長這個位置上(此時杭州農藥廠的規模已經位列全國農藥行業前五位)。就在這個期間,杭州農藥廠面臨著結構調整與產品更新。

 

由此,農藥廠除了生產殺蟲劑系列產品以外,又根據市場需求開始開發除草劑、殺菌劑、殺螨劑等新產品,主要以丁草胺為主,開發酰胺類的除草劑系列產品,有丁草胺、乙草胺、丙草胺、異丙甲草胺等。這些產品被廣泛用于水稻直播地、水地、旱地除草。

 

乙草胺是我與廠里的技術人員一起開發的新產品,其他三個產品則是與沈陽化工研究院、浙江化工研究院合作共同完成的。丙草胺、異丙甲草胺屬于國內首次開發、首家登記的產品,填補了國內空白(也是諾華公司專利到期后在國內開發的新產品)。上述產品的開發均得到上千萬元的國家專項貼息貸款;異丙甲胺還獲得過國家級的新產品獎。當時除草劑系列產品的投產,改變了工廠的產品結構,也為高毒農藥的淘汰做好了準備。與此同時,殺蟲劑也在不斷完成升級換代,從六六六粉劑、敵百蟲、樂果到甲基對硫磷、氧化樂果,再到氰戊菊酯、乙酰甲胺磷、殺蟲殺螨劑四螨嗪等。

 

隨著時間的推移,每畝的農藥用量在不斷減少,從以前的千克、百克到十克。而這時出現的新產品,雜環類殺蟲劑更以1~2克/畝的用藥量,得到了研發人員的青睞。

 

在那些年里,我們(杭州農藥總廠)與研究單位(上海醫工設計院等院所)合作,搞了四個新產品,特別是開發了丙草胺、異丙甲草胺等系列品種。其中,丙草胺是我帶著技術員攻關后,由杭州農藥總廠開發的新產品。這個產品試制成功以后,不僅得到了國家銀行的無息貸款,而且還得到了化工部頒發的新產品獎。此品種主要適用于水田、旱地或直播地里的噴灑。

 

一般來說,當時國內研究所(院)的主要工作是瞄準國外專利到期的產品,開始自己先做小試(在國內研發),然后再交給廠家,試制成品。最后,我們(廠家)向他們(化工研究所)購買技術,直至進行批量生產。不過,那時甲胺磷產品的毒性比較高,社會上要求更新換代的呼聲日益高漲,他們的呼聲也促使農藥部門從業人員對此有了新的思考。

 

4  與跨國公司相關及在跨國公司的工作經歷

4.1  1996年,羅納普朗克帶來了新農藥銳勁特

1996年,法國的羅納普朗克公司剛巧到中國來推銷他們的新產品銳勁特。當時,我們對羅納普朗克的環保理念很欣賞,他們說“滿足今天的需要,而不危及下一代”,這句話給人留下深刻印象。大家感覺到,這是一家對社會有責任感的公司。

 

化工部領導也意識到,銳勁特是世界上的三大王牌農藥產品之一,其作用機理獨特,與現有的常規農藥沒有交互抗性,高效、廣譜、對水稻幾乎所有害蟲都有效,而且,持效性比別的農藥要長。一般來說,常規農藥一季作物需要防治五、六次才行,而銳勁特只要1~2次就可以了,且有增產效果。如果將銳勁特作為高毒有機磷農藥的主要替代品種,會有良好的效果。由此,化工部、農業部對此農藥寄予厚望,有意引進。

 

因為國內過去采用六六六粉劑,每畝地需要幾公斤;后來采用氰戊菊脂,每畝也要用幾克,如果采用銳勁特,只要1~2克就足夠了,而且,藥效更好,經濟效益可想而知。我了解到這個情況,此產品對水稻的所有病蟲害都有效,對于外方來說,他們(羅納普朗克公司)自己也剛剛投入生產(在專利期內)。我意識到,這是一個有著巨大市場潛力的產品。如果杭州農藥總廠能夠引進這個產品,那么,無疑會使企業更上一層樓。

 

外商起初不愿意與中方廠家合作,他們有自己的打算,想在中國辦一家獨資企業,自己從事生產,以?;に塹淖ɡ?。不過,當時國家農藥政策不允許外商獨資辦廠,并要求對方將核心技術放在中國,而不僅僅是在中國推銷成品。于是,法國人在全國各地尋找合作伙伴,鑒于這是一個有專利期限的產品,這么新型的農藥到中國來合資建廠還是第一次,外方對此經過再三斟酌與權衡。

 

1996年5月,法國人考察過了沙隆達等公司后,到了杭州農藥廠、蘭溪農藥廠和浙江化工學院等單位,省里、市里領導獲得消息后,非常關注此事,由省市領導出面談判。法國人考察回去不久,就告知我們,確定與杭州農藥總廠合作。

 

那年,他們尋找合作伙伴也是經過深思熟慮的,此舉與杭州農藥總廠當時在全國農藥行業的地位與影響不無關聯,20世紀90年代羅納普朗克公司在世界農藥企業中排名第七,而杭州農藥總廠在全國排名也在前五位之列。同時,杭州農藥總廠還是中國農藥工業協會的副理事長單位、省農藥工業協會的理事長單位,又是國家化工部的首薦企業。因此,他們選擇杭州農藥總廠作為合作伙伴,也沒有讓大家感到特別意外。

 

1996年6月,法方就與杭州農藥總廠簽訂了保密協議(專利權?;ぃ?。當然,法方將這個新產品最終落地在杭州也是慎之又慎的,羅納普朗克公司幾乎所有的執委會成員都先后光臨過杭州農藥總廠,進行實地勘察。另一方面,浙江省、杭州市、下沙經濟開發區管委會,以及杭州市化工公司的有關領導對這個項目給予了大力支持。尤其是開發區工作人員的辦事效率給法國人留下了深刻印象,促使他們最終將項目落地在下沙開發區(農藥廠在機場路的場地過于窄小,不適合新企業拓展)。同年9月,在時任化工部副部長賀國強的見證下,由我代表杭州農藥總廠在人民大會堂與法方代表一起簽署了合資意向書。次年(1997年)5月份,法國總統希拉克訪華,法方帶來了若干個合作項目,其中,這個課題就成為他們帶來的主要項目之一。我們在北京人民大會堂簽訂了成立合資企業的議定書,史久武副市長親赴北京出席了簽字儀式。緊接著,為落實新企業籌建的所有程序與手續,我們在農藥總廠成立了一個對接班子。

 

4.2  “走程序”

雖然議定書簽署了,但是,這樣的協議還要經過層層把關。譬如,先要國家化工部核準,經國家計劃委員會的項目建議書批復、國家環保總局的“環境評估報告的批復”、石油和化工工業規劃院做出“項目可行評估報告”等。最后,才由國家計委下達“項目可行性報告”的批復。

 

在辦理過程中,合資企業雙方的“合資經營合同”、“公司章程”、“技術許可合同”、“商標合同”需要上報國家外經貿部批準。不過在這一系列的審批中,最艱難的還是國家計委的“項目可行性報告”的批復,要經過四個專業司和部辦公室五個部門的審批。每個部門需要有五個人簽字,包括經辦人、分管副處長,處長、主管副司長、司長,缺一不可。一個程序下來,需要25個人的簽字才行。每個部門都有他們自己的職責范圍內的杠杠,需要回答他們的各種提問。由此,我們必須一個人一個人地向他們耐心講解。例如,國家計委要求中方投資比例必須占30%以上,而我們的合同上只有25%(這在當時農化項目的合資企業已經是最高的了,一般只有10%~16%)。

 

一位時任國家計委國際工程咨詢公司的領導對農藥有些成見,我向他詳細解釋了原因,糾正了他的一些看法,他說:“像你這樣一個廠長,我還從來沒有碰到過?!毖醞庵?,一個小小的地方農藥廠的廠長,居然敢于頂撞他。我笑著對他說:“我只是向你解釋情況,你聽了,我說得有沒有道理?”最后,他還是通過了我們的評估報告。

 

項目組有一位女同志,原來是農藥廠辦公室的副主任,專門負責“跑”項目審批,幾個月下來,呆在北京,一個一個部門地去跑,一個人一個人地去解釋、去做工作,一個章一個章地去蓋。那年,她的孩子還在上小學,家里又沒有老人,小孩在電話里哭著問:“媽媽,你什么時候回來呀?”孩子哭,母親也哭了,這情景到今天還在眼前,讓人想起來辛酸。

 

幸好,國家化工部的領導非常支持這個項目,專門成立了此項目的四人領導小組,由一位司長擔任組長,幫助我們協調相關問題。

 

那些年,想要辦好一件事,不容易,每個部門都要有熟悉的人才行。杭州市政府負責工業的丁德明副市長、浙江省石化廳的馬光武廳長、杭州市化工公司的許榮森經理,以及開發區的張學寧主任等,都陪同我們一起到北京去做工作,才使得許多難題迎刃而解。最后,時任化工部部長顧秀蓮拍的板,她說:“那么好的項目,中方要占25%的股份,還要有那么多條條框框的限制,行嗎?”

 

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我們終于在1999年5月份獲得了國家計委的“可行性報告”批文。到了1999年底,合同獲得國家外經貿部關于成立合資公司的批復,頒發了合資企業的批準證書。

 

接下來,2000年2月,我們又獲得國家工商局頒發的企業法人營業執照(此項目的總投資為5 442萬美元,注冊資金1 850萬美元)。經過將近四年的努力,我們終于完成了合資公司的所有程序,辦完了所有的手續,最后,拿到了批準合資企業成立的所有文件。其實,事情大家都心知肚明,外方的專利權是有時間限制的,如果專利權過了期,任何單位都可以上了,那么,我們的優勢條件就不存在了。

 

當年與我們同時在國家計委“跑”項目的另一家公司,花了整整八年時間,他們的老總見到我,聽說我們(杭州農藥總廠)僅在四年內就成功獲得批準,拿到批文,不由地感嘆道:“我們花了八年時間也沒能讓項目‘落地’,你們只用了這點時間就成功了,不簡單??!”在當時的條件下,這樣的報審進度已經是相當快的了。

 

4.3  選擇廠址

確立合作伙伴以后,外方開始選擇建廠的地址,他們到過上海、寧波、蕭山等地(機場路農藥廠地方太小了,事實上,隨著城市的延伸,原來農藥總廠在機場路的廠址正面臨著改造)。于是,我只好陪同他們到處踏勘,尋找新廠房的場地??際?,法國人到了寧波,看中了一塊土地,要求將項目落地在寧波。

 

這一下,我急了。我對他們說:“你們在中國,就必須了解中國的國情,既然你們與杭州農藥廠合作,就必須落地在杭州。如果你們挑選了寧波,或者,別的什么地方,那么,稅收、經濟總量、就業等,全部都在外地了,杭州的支持優勢就沒有了,談得上與我們的合作優勢嗎?”

 

后來,法國人總算理解了我們的國情,看中了下沙經濟技術開發區,錢塘江旁20號路邊的一片棉地。但是,他們堅持要求,這個地塊必須是規劃中的“化工區”。

 

開發區主任安排區規劃局馬上修訂規劃,那是一個盛夏的雙休日,規劃局的工作人員加班加點完成了規劃圖紙的修改工作。他們規劃了18號馬路到江邊的1.8平方公里作為第一化工建設園區。接著,開發區主任親筆給外方總裁用英文寫了信,說明情況??梢運?,當年羅納普朗克執委會的所有高層干部,對于下沙開發區的工作效率以及辦事的認真負責,全都非常欣賞。他們對開發區的項目服務以及企業的關心,感到由衷的滿意。這也是后來促使外方決定將上海、天津的2家合資工廠撤并,集中到杭州,并將杭州廠作為公司在中國唯一企業的主因之一。

 

4.4  先做“市場銷售”

為了盡最大努力爭取產品在專利有效期內生產與銷售(專利權在2008年到期),我們在項目審批階段就已經根據外方要求,將“市場”這塊先做了起來。由此,我們注冊了一家企業,叫“杭法公司”,進口了自動分裝設備。在杭州農藥總廠的一個廠房內(改造了一個車間),做成分裝車間,先將進口的羅納普朗克成品的大包裝農藥,分裝成6 mL、10 mL、15 mL小包裝的袋裝,以及100 mL的瓶裝產品,率先投放市場。

 

我們這樣做的目的,就是要提前有市場渠道,等到合資公司的產品拿出來以后,馬上就可以進入市場,因為我們已經有了自己產品的營銷渠道與市場了。要知道,跨國公司的營銷不僅僅是賣產品,而是要做大市場。

 

他們先做市場摸底,然后,做市場預測、市場培育、市場服務,建立銷售網絡和銷售渠道。合資企業的營銷人員多數來自植保部門,這些人具有豐富的植保專業知識,了解農民的需求以及農業生產狀況。他們為推廣銳勁特農藥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由此,我們在全國的十個省份建立了自己的銷售網點,辦培訓班,建立示范基地、宣講如何安全用藥,讓農民親身感受到新產品的效果,以及它所能產生的經濟效益,從而產生購買使用的欲望。

 

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們從營銷逐步發展到為農民提供整體的解決方案:從種子的播灑開始,一直到收割莊稼的整個農作物生長過程的防治病蟲害的方案。從而,確保農民增產增收。我們這樣的工作方式,既擴大了市場份額,又方便了農民,讓農民省心、省力、省時,取得了雙贏的效果。

 

2014年拜耳又率先提出了“農之道”的服務品牌,綜合了拜耳公司多年來的動物?;?、環境衛生、水質處理、高科技護林等方面的優勢,并結合全球最先進的農業機械,如無人機的空中播撒農藥、插秧機、自動噴霧機等的應用,為中國農民提供全方位的服務。

 

4.5  “文化差異”

對于合資公司里中外雙方的企業文化差異,我認為合資合同的談判是保證合資企業正常發展與運行的關鍵因素之一。

 

在合資合同的談判重點是掌握分寸。我始終強調的是,擺在首位的是合資企業的共同利益,在稱謂上,應當用“我們”,而不是“你們”。這個“我們”是指準備成立的合資企業,一切服從合資公司的整體利益。

 

在談判時,要把問題擺到桌面上來談,先易后難,逐步解決。譬如說,技術轉讓費的談判是一個棘手的問題,我們強調的是,減輕合資公司負擔;另一個問題是早日盈利,那么就要控制外籍人員的數目和他們的工資額度,逐步減少外籍人員的比例。這樣做的目的,不僅是減輕合資企業的經濟負擔,更是實施“人才本土化”的策略之一。

 

對技術許可合同中預期目標的設定,更是為了保證合資公司技術的領先性。以我個人這些年來的經驗為例,從農藥這個行業來說,最為艱難的談判莫過于“中間體”在國內配套和經營范圍的問題了。

 

為了將“銳勁特”盡快實現國內生產,我們需要引進最后兩步的技術,也就是讓“中間體”先進口。當然,根據國家政策要求,“中間體”的核心技術必須要引進。從合資企業本身的角度來看,我們也不能讓關鍵技術的“中間體”總是依賴進口,必須在國內配套生產,所以,我們必須堅持。而經營范圍的洽商,仿佛是一場“馬拉松式”的談判。為了鼓勵銳勁特項目的盡快引進,國家化工部打破了當時的工業政策(只有自己生產的原藥,才可以生產“制劑產品”)的禁區?;げ科評夂獻使究稍黽鈾母銎分值鬧萍遼?。但外方堅持要增加八個品種的生產,他們的相關人員前后十幾次赴京談判,不依不饒,要求具有白紙黑字的合同才行。

 

我們理解外方的想法,但是在當時的政策下,化工部開這個口子已經很不容易了,于是,我對他們說:“現在就好比是原來緊閉的二扇大門被打開了,不過,只開了一扇門。但是,你想要把二扇門都打開,開著大汽車進來。現在只開了一扇門,大汽車是進不來了,只能等在外面。我們能不能換一個思維方式?用小一點的車子先開進去,再把門開大點,這樣,雙方就不會僵持在那里了?!彼薔醯糜械覽恚ü?,過不了多久,就開禁了)。最后一輪談判,整整花了二十八個小時,大家從頭天的早上八點開始,一直談到次日中午的十二點,總算將談判的內容落實,落筆成文。

 

4.6  總部歷經重組

隨著時間的推移,開業近一年后(2001),羅納普朗克與赫斯特公司合并,公司改名“安萬特杭州作物科學有限公司”(AVEBTUS CROPSCUEBCE HANGZHOU CO.,LTD),由我擔任董事長。到了2002年,拜耳作物科學有限公司(BAYER CROPSCIENCE CO.,LTD)又并購了安萬特杭州作物科學有限公司。由此,企業正式更名為“拜耳作物科學(杭州)有限公司”(BAYER CROPSCIENCE HANGZHOU CO.,LTD),由我擔任“特聘董事”。

 

4.7  繁榮農藥產品的高端市場

銳勁特的引進,讓中國農民用上了國際領先的農藥,6 mL一袋的銳勁特,這種產品可以配制一噴霧機的水,而100 ml/瓶的銳勁特可用三畝水稻田。

 

我們為農民定身打造的包裝數量更讓農民喜歡。一般來說,常規農藥一季水稻要用5~6次的農藥,而銳勁特只須用1~2次就行了。省工省力省時,只是價格高了點。由此,初時公司重點銷售地區只是在中國南方的一些經濟發達省份推廣,像溫州這樣的沿海地區城鎮。我們在這些地方推出了銳勁特,農民算了下來,如果將請人打藥的工時費用算進去,加上糧食增產的收益,比較下來,銳勁特的經濟效益就相當可觀了。

 

我們讓農民切身感受到了實惠,過不了多久,銳勁特就在全國其他農產區推廣應用開了。銳勁特的推廣成功,吸引了跨國公司將不少新開發的產品投放到中國市場。后來,銳勁特在國內被停用后,杜邦公司的一些新開發產品投放到中國市場。顯而易見,高端農藥,用量?。磕隊昧拷鲆?/FONT>“克”來計算),效益好,也為農業部的增產糧食、不增加農藥用量的綠色工程提供了有力的保障。

 

4.8  專利到期,國內被停用

到了2008年,銳勁特的專利到期。

 

鑒于它對農作物的良好效果,一時,國內有500多家企業蜂擁而來,1 000多個品種登記要求生產。這些年來,我們(拜耳公司)清楚地意識到,雖說銳勁特效果好,但對水生生物(諸如蝦、蟹之類)的毒性則是客觀存在的。由此,在拜耳的有序管理下(安全用藥的指導),其毒性完全得到了掌控。

 

可以說,多年以來,拜耳公司就一直在認真地指導農民安全用藥,已經收到了良好的效果。后來,我們(拜耳公司)提請農業部抓住那次機遇(2008年),整治農藥市場的管理,別有一個好產品,大家全都一哄而上,既搞亂了市場,破壞了環境,也搞砸了這個好產品。

 

我們提出“風險評估、風險管理、風險責任”等舉措,以此提高行業管理水平,這些主張得到了當時農業部主管領導的支持。但是,由于領導工作的調動、時間的耽擱,最后接收的領導還是主張采用“一刀切”簡單做法,停止了銳勁特在國內水稻田的使用。

 

雖然事后那位領導也認為,當時可以考慮另一種替代做法更為妥當,但是,為時已晚。此事使得拜耳公司損失慘重,工廠有段時間不得不停產,經濟效益直線下滑。幸好總部及時為我們提供了另一種新產品的支持,改善了中國公司的抗風險能力,才渡過了這次難關。那段時間,我們非常感激市政府的佟桂莉副市長與開發區的各位領導一起到公司送溫暖,讓大家深受感動,迄今銘記在心。

 

4.9  拜耳,環保理念的樣板

我們在引進此項目之初,國家環保局就明確要求我們要同時引進最先進的焚燒爐,從而,配套處理含氟、含氮、含氯的有機廢液。因當時國內焚燒爐無法耐受1 100度的高溫以及有機氟、氯的腐蝕。時任杭州市長的仇保興到法國與羅納總裁特別就焚燒爐的配套問題,雙方交換了意見。不久,外方就兌現了承諾,委托德國林德公司為這個項目專門設計了焚燒爐,同步設計、同步建設、同步運行。

 

就在這個項目于2002年投產時,焚燒爐即刻點火運行。公司從2002年開始生產時,我們的車間就采用了全封閉生產線,工藝系統和原料儲罐采用氮封呼吸裝置,收集所有廢氣,以及產生的所有有機廢液,全部進行焚燒處理,有效防止了有害氣體直接排入大氣。時至今天,焚燒爐已經連續運行了十幾年,性能良好,運行正常,高質量地達到了國家排放標準。

 

2005年,我們通過了國家環保局的驗收,為中國化工行業提供了成功的焚燒技術和裝置樣板。這些年來,我們的成功措施不斷被推薦給同行學習與參觀。浙江省環保廳徐振廳長曾帶領200多名環保行業的領導與專家前來指導,大家對拜耳所取得的成就,不由嘖嘖稱贊。

 

4.10  我與外方經理的合作

我在合資企業或外資公司工作的十幾年中,我曾與歷任的五個外方經理、四任外方的工業運行總監,以及五任外方廠長共事過,我與他們中的每一個人都建立了良好的關系與友誼。在工作中,他們喜歡與我商量,聽取我的分析與建議。

 

如果遇到難于把握的事,他們也會找我商討對策。這些年來,讓我印象最深刻的事,莫過于第三任的外方國家經理了,我和他有個約定,每月在北京或杭州見一次面。每次大家碰頭,他都會帶上一個小本本,我們談話的內容他都會認真地記錄下來。有一次,他的助理告訴我,每次與我約見前,外方經理都要拿出那個小本本,仔細地檢查一下,上一次我們開會時討論的內容有沒有全部落實。我感覺到,他非常在意我對他執行結果的評價。我的工作作風是,答應要做的事情,一定要做好;該什么時候完成的工作,一定要按時完成;要求別人必須做到的事,自己首先要做到。他欣賞我的工作效率,會用“very very very good”這句話來評價。幾年下來,他也學會了我的工作方法,開會前,先總結(回顧上次工作的每一項內容),然后,開始討論新議題,每一件工作,都做到有始有終。

 

我們配合得非常默契,對于企業存在的一些問題,大家談得比較透,他能理解中國的國情。后來,就是在中方股份全部撤走了,他仍然向總部管理層要求為我特別設置一個“外聘董事”的職位,希望我能留下來,幫助公司渡過專利到期以后的關鍵時期。我感受到了他的誠意,也覺得在公司遇到困難的時候,我應該和大家在一起,于是,同意繼續留下來為公司服務。

 

5  尾聲

5.1  下沙,圓了我的夢

我對于自己畢生從事的農藥事業感到欣慰:有幸經歷了農藥的升級與更新換代,也有幸參與了新產品的研發和生產;并且成功地引進了世界頂尖的王牌農藥產品,作為一個農藥系統的員工,作為一名共產黨員,我已經盡心盡責了。

 

我們與跨國公司合資,在下沙這塊土地上,打造了一家中國最優秀的農化企業,不僅有漂亮整潔的廠房,有花園一樣的環境,有全自動的設備裝置,有現代化的生產線,而且還有高效、廣譜、低毒、低殘留、環保型(用水做溶劑)受農民歡迎的產品,以及國際上最先進的管理理念與規章制度。如今,無論是工廠設備、企業面貌,徹底改變了農藥工廠在老百姓心中過往那種“差、亂、臟、臭”的形象,樹立了一個農藥行業的全新樣板。我們還擁有了一支富于責任感,敢于攻堅克難的員工隊伍。我們實現了“人才本土化”計劃,完成了中方、外方交接工廠。現在,杭州拜耳已經沒有一名外籍人員,無論是廠長,還是中堅骨干力量,全都是公司自己培養成長起來的。

 

拜耳作物(杭州)有限公司的營業額在2013年已經達到人民幣17個億(累計100個億),占據國內農藥市場份額的5%,上繳稅收超10億,無論是在國內還是在國際市場上,拜耳作物科學有限公司的銷售額在排名上均處于老大、老二的位置??梢栽ぜ?,在未來的若干年中,拜耳將有更多產品投放市場,實現銷售額50個億。

 

5.2  只要到了拜耳,就會改變對農藥企業的成見

對于農藥這個行業,我想說的話是,農藥對保證糧食供應是個不可或缺的組成部分。根據聯合國糧農組織公布,如果沒有農藥,全球會有一半左右的人餓死;這些年來,農藥行業在不斷地向高效、低毒、低殘留、低劑量、環保型產品發展,為做到糧食增產、豐產,農藥用量正在向低量、高效而努力。今天的拜耳,一家花園式的現代化工廠,或許,你到了拜耳,就會完全改變對農藥企業的成見了。

 

6  注釋

6.1  杭州農藥總廠

位于杭州市東北郊的機場路,距西湖十公里,毗鄰杭州火車東站、汽車東站、京杭大運河。始建于1957年,1996年已是一家具有萬噸化學農藥生產能力的國家大型企業,有職工1 300多人,其中技術人員170人。廠區面積16.5萬平方米,固定資產原值1個億。主要農藥產品有:氧樂果、甲胺磷、甲基對硫磷、乙酰甲胺磷、氰戊菊脂、四螨蝽、乙草胺、丁草胺、異丙甲草胺。

 

杭州農藥總廠是浙江省最大的農藥生產企業。1995年,工業總產值達到2.5億元,銷售收入2.8億元,農藥產量8 000多噸,位居浙江第一、全國第二。產品主要內銷?!扒旆帷迸婆┮┰詮諳韃刈災吻?、青海省以外的全國各省市、自治區。同時,在國際上享有較高聲譽。1995年,外貿收購值為2 000多萬元。

 

6.2  拜耳作物科學(中國)有限公司

拜耳集團與中國的聯系可以追溯到1882年,拜耳首次在中國銷售染料。拜耳作物科學公司于2002年6月在德國正式成立,是由拜耳集團并購安萬特作物公司而成立的新公司。并購后,原拜耳作物?;び朐餐蛺刈魑錕蒲б滴窈喜?,形成強大的合力,使其產品技術研發等方面獲得有利戰略地位。新公司的規模躍升成為全球同行業的領導地位,成為“生命科學”農業領域的龍頭企業,使其有能力接受未來更多樣、更復雜的市場挑戰。拜耳作物科學(杭州)有限公司是由拜耳作物科學有限公司、拜耳中國有限公司與杭州資產經營公司(之前為杭州農藥廠)合資成立的一家外資公司。拜耳公司的中國業務總部在北京。


來源:農藥市場信息

tag: 跨國公司  合資  職業生涯  杭州農藥總廠  拜耳  

最近文章:
本文鏈接://www.tlxizt.com.cn/other_detail_7076.html
蘇ICP備10201623號-1 工信部網站 江蘇省農藥研究所股份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5 農藥快訊信息網
開戶行:中國銀行南京新港支行 帳號:488 466 545 445 收款單位:江蘇省農藥研究所股份有限公司
聯系電話:025-86581148 傳真:025-86581147 E-mail:[email protected] 郵政編碼:210046 地址:南京經濟技術開發區恒競路31-1號
莱万特vs巴列卡诺